当前位置:元阳县栩耀房产信息服务有限公司/ExpertRoofingSolarOwnYou..影视爱在春天第33-34集剧情介绍
爱在春天第33-34集剧情介绍
2023-04-01

爱在春天第33集剧情介绍

陆达生向父亲苦苦请求,希望能救出小蝶,可是陆汉却坚持不和日本人打交道,还指责他多管闲事。

丽花皇宫的姐妹们都很担心小蝶,因为坂本公私分明,所以凤萍求情也没用。露露指责家豪为什么不向坂本解释他和小蝶接吻的事,小蝶脸皮薄不敢说,他一个大男人怕什么。

家豪以防小蝶父母担心,就跑去告诉二老凤萍父亲病情恶化,她陪凤萍在医院陪床。

家豪夜里跑到监狱外吹起了萨克斯,他要陪着小蝶,小蝶听到音乐,感受到家豪的担心,想起了两人曾经的美好时光。她感到很开心,这是她要的幸福,两人的心靠得更近,各自在心中为对方许下一生。

凤萍莲西露露为小蝶的事情担心,护士却来告诉凤萍说她父亲病危,凤萍慌忙跑到父亲病床前,父亲临终前交待她要学会坚强。父亲突然喘不上气,医生护士急忙抢救。

莲西匆匆跑去找喝酒的纳德,恼怒之下拿酒泼了纳德一脸,告诉他凤萍父亲病危,纳德慌忙赶去医院,跪在凤萍父亲面前,承诺一辈子照顾凤萍,大家也纷纷说会照顾凤萍,父亲将凤萍托付给纳德后便溘然长逝。

丁权带着达生去见坂本,达生说自己和公车司机可以为小蝶作证,可是坂本却坚持自己的原则,看坂本不放人,达生便谎称小蝶是自己的未婚妻。坂本放了小蝶,达生便送她回家,家豪看到小蝶回来很高兴,并告诉她凤萍的父亲去世的消息,小蝶一听很着急,去和妈妈打声招呼就赶过来。

凤萍伤心不已,纳德去安慰她反被她凤萍气恼。小蝶赶了过来告诉大家自己是被达生保释出来的。露露指责纳德把家豪写的曲子卖给陈婉碧,纳德忙向家豪道歉,但也让凤萍不要和日本人来往,凤萍说了自己被洪彪骗的事,纳德心生愧疚,跪在凤萍父亲面亲发誓不再赌了,凤萍却说他如果真的改,就拿出骨气,否则就不要再来见自己。纳德失望离开。

小蝶回来,经历让小蝶当彩虹女郎的主唱,可是凤萍父亲去世凤萍不能参加。而坂本得知凤萍父亲去世后,让陈经理转交五百银元给凤萍,但不要告诉她是自己给的。陈经理就派了保叔去给凤萍送钱。

坂本亲自去祭奠,承诺好好照顾凤萍,凤萍却说两人非亲非故,坂本却拉着他的手说他说的是心里话,纳德刚好看到。保叔将钱给了凤萍,纳德进来看到桌上的钱时,兴奋地装进自己衣兜,可是看着凤萍父亲的照片,愧疚地把钱又拿了出来,凤萍刚好看到,以为他要打安葬费的主意,纳德赶紧说没有。

白浪和小曼打麻将正兴起,小梅提醒他去丽华的时间到了。林小曼等人故意挑拨白浪和陈经理的关系,白浪故意晚上不去唱压轴。陈经理见白浪迟迟不来,电话还打不通,只能安排小蝶唱压轴,陈婉碧却想争取大家却都对她冷嘲热讽,经理却进来让小蝶唱压轴,他对白浪忍无可忍。婉碧吵闹着非要唱压轴,莲西和露露便把她锁进房间。

莲西和露露让小蝶唱家豪写的曲子,将小蝶打扮得漂漂亮亮,露露还拿出自己的压箱项链给小蝶。小蝶此时很紧张,上台后观众又吆喝着见白浪,达生见状忙在台下捧场,听到小蝶的歌声,所有人都沉醉了。看来今天晚上的危机化解了,陈经理仿佛看到了未来的上海滩歌后。

爱在春天第34集剧情介绍

小蝶的歌大获成功,达生向小蝶祝贺,刚好看到有日本兵看着他们,就故意牵了小蝶手装亲密,然后请大家吃宵夜,家豪在暗处刚好看到这一幕。

小梅说丽花皇宫没有打烊没有人投诉,而且姚小蝶唱的压轴让众人的都很兴奋。小满又蛊惑白浪去找陈经理理论,竟然让一个初出道的姚小蝶来顶替他。白浪赌气说倒要看看她能撑几个晚上。

莲西和露露达生一起为小蝶庆祝,小蝶说自己没想过抢白浪的位置。达生向大家解释昨天和小蝶的事,她们才知道两人在演戏。莲西现在担心的是他们到时候假戏真做,小蝶赶紧说不会。

莲西跟着福伯去了逸天开会的地方,逸天看到了她便终止了会议,然后带了莲西出去。莲西问他是否杀了王守礼,而且还连累小蝶被坂本抓走,逸天解释说本想把王守礼带出去处决的,可是在他挣扎的时候不小心将他杀死在丽华的后门。

莲西将逸天带回家,莲西却忘记了带钥匙,两人只能坐在院子里聊天,逸天看到自己送给她的雏菊长势很好,莲西说自己每天浇水,也借着对花说话诉说这自己的思念。逸天说现在不谈儿女情长的事,因为日本的侵略让他们没有明天,莲西却说自己不但不会离开他,而且会更加爱他。逸天说自己不值得,因为他有不共戴天之仇,所以不敢爱她,因为可能这样就会让他畏首畏脚。莲西问他是否爱她,逸天却为了防止自己沦陷更深慌忙离开。

小蝶在台上深情演唱时白浪却在打牌消遣。小蝶的名声愈来愈盛,连报纸上也刊登她继白浪后成为压轴新歌后,白浪看见后嫉妒地生气,指责陈经理过分。小曼又开始劝他回去,让客人们看看到底是喜欢她姚小蝶多还是喜欢白浪多。白浪感谢小曼,却不知道实际上小蝶对他恨之入骨。白浪走后小曼打电话交代白浪今晚回丽花。

白浪气冲冲回来,莲西说他可能是因为小蝶顶替了他,小蝶也深感不安。白浪回来指责经理,让人占了他的地盘。陈经理却说是他自己拱手让人,还奉劝他最后不要上台。

白浪不听劝坚持上了台,却中途忍不住咳嗽,丁石磊故意带头起哄,白浪失意下场。陈经理指责石磊过分。

白浪要离开,小蝶拦住他,把买来的止咳水给他,还说他永远是自己的师傅。

白浪带着小蝶去了外滩,看着小蝶难过反而安慰起她来。白浪讲述了自己创业史,乐观无奈说自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如果是小蝶接替了他,他很欣慰。他告诫小蝶自己是她的一面镜子,让她好自为之。白浪想自己静静,便让小蝶先行离开。

回去的路上,小蝶想着曾经白浪说两人终究会成为竞争对手心里更加难过。看到家豪仍然等着她,便向他说自己和白浪去了外滩。两人一起回家,小蝶看着地上的影子觉得陌生,家豪却说那是亲密的影子。小蝶主动牵了家豪的手,家豪取笑她说牵手就是老婆的意思,情不自禁时两人即将吻在一起,突然间又停电了,家豪的好事被打断很郁闷。

白浪去找林小曼,说了自己在舞台上破了音被人喝倒彩赶下台。小曼劝他不要泄气,还建议他出唱片。成功会遮住过往不愉快的一切。白浪问小曼自己有一天一无所有时她是否还这样待自己,小曼说哪怕他变成了乞丐也永远是自己的白浪,白浪动情的抱住了她。